张凤金律师--案例

2019-05-16

案例

刑事案件:1.2004年望京杀老师一案,我作为杀人犯罪嫌疑人王翕克的辩护律师,庭上的辩论得到其亲属朋友的好评。

2.某市某区城关镇城管协理员将一个体工商户扎伤一案,当时找了若干媒体,均不敢报道。是否构成伤害罪?区检察院认为扎人的匕首来源不明,所以,以事实不清不予立案,市检察院以同样的理由不予立案。只能按刑事自诉立案。一共开了三次庭,每次开庭时,城管人有几十人坐满了旁听席,全部着正装,实际上是向法院示威。我的观点是犯罪嫌疑人承认是他用匕首扎的被害人,事实清楚,不能以匕首来源不明为由,得出事实不清的结论。我很有把握胜诉的情况下,法院判决前,被害人突然告诉我,他已经撤诉了!放过了一犯罪分子!后患呀!

3.某市某区某市场,因管理员和一商户发生争执,商户报警。警察到现场后,将带到市场办公室后,市场管理员与警察发生了争吵。市场管理员被警察鼻梁骨打碎了。开庭时,不仅打人的警察不承认是他打伤的,就连派出所政委(当时一起出警)出庭说是市场管理员自己用电话座机打伤自己的鼻子,商户与政委的证言与警察的陈述一样。我只能申请司法鉴定,而且不接受法院的指定,申请由华夏物证做鉴定。鉴定结果是排除自伤,被告人不服,重新申请鉴定,由华大方瑞鉴定。鉴定结果出来后,法官还没有告诉我以前,当事人打电话说,他已经拿到两万元撤诉了。呜呼悲哉!在我们警察队伍里留下了如此大的隐患!这名警察和政委可能现在做什么?不敢想象!

民事案例

1、因小区道路护栏不牢,导致一智障男孩背靠护栏晃动,导致护栏折断,男孩从路边摔到坡下,造成高位截瘫。我将街道办事处作为被告,通过诉讼,判决被告承担70%的责任,赔偿190多万。

2、一女临时工(劳务关系)翻越护栏到二、三层之间搭建的平台打扫卫生时,因平台彩钢板断裂摔下,摔伤,判决单位赔偿二十六万余元。该受伤者给我送了锦旗。

3、离婚一案,一民庭长曾经判决房屋属于女方婚前个人财产,几年后又根据女方在其他案件的谈话笔录中,认为该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所以,男方起诉后,一审法院又判决该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。我方上诉,被中院认为违反“一事不再理”的原则发回重审,重审判决该房屋为女方单独所有,胜诉。

4、,把曾经判归女方个人的房屋判决败诉后,我代理一妇女撤销了其弟弟持有的公证遗嘱,开始继承诉讼,其弟弟诉其腾退返还一自建房,一审我方败诉,二审判发回重审,重审判决我方胜诉。

5、一租借工友的公租房借用人,拆迁前建了两间自建房,拆迁时,自建房同公租房一起被拆迁。一审判决借用人的自建房不仅获得了拆迁款,还获得了拆迁安置面积份额。我代理公房承租人,上诉后发回重审,改判公租房承租人享有全部的拆迁安置房屋面积。